首頁證券正文

1300億銀行資金殺入理財領域開花北上深 大資管時代監管不應有盲區

作者:石省昌 陳鋒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06-17 19:43:05

摘要:銀行理財子公司落地速度遠超市場預期。據數據顯示,截至6月14日,31家銀行發公告稱擬成立理財子公司,9家銀行理財子公司獲批籌建,建信理財、工銀理財和交銀理財3家銀行理財子公司宣布開業。

1300億銀行資金殺入理財領域開花北上深 大資管時代監管不應有盲區

華夏時報(www.kwqdyy.live)記者 石省昌 陳鋒 北京報道

銀行理財子公司落地速度遠超市場預期。據數據顯示,截至6月14日,31家銀行發公告稱擬成立理財子公司,9家銀行理財子公司獲批籌建,建信理財、工銀理財和交銀理財3家銀行理財子公司宣布開業。

1300億銀行資金殺入理財領域,極大攪動當前資管市場,未來銀行理財子公司,如何把握好投資者與產品風險承受能力的匹配度?隨著銀行理財子公司陸續開業,權益投資領域的布局備受關注,公募基金、私募基金、銀行理財子公司,誰是未來權益市場的主流?

3家銀行理財子公司“殺入”市場鏖戰開啟

5月27日,建設銀行宣布建信理財在深圳設立,注冊資本為150億元,一天之后,5月28日,工商銀行的理財子公司工銀理財宣布在北京成立,注冊資本高達160億元。6月13日,銀行理財子公司再下一城,交通銀行的理財子公司交銀理財宣布在上海成立,注冊資本金為80億元。

至此,北上深三城均迎來銀行理財子公司落戶。但具體來看該三家的業務及架構,卻不盡相同。

最早成立的建信理財,產品涉及特點頗具地域特色。在其發布會上,建信理財發布建信理財粵港澳大灣區資本市場指數,稱該指數緊緊圍繞《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采用“1+5”體系框架,以“粵港澳大灣區高質量發展指數”為主線,貫穿粵港澳大灣區價值藍籌、紅利低波、科技創新、先進制造、消費升級5條子指數線,可滿足不同風險偏好投資客戶的需求。此外,建信理財還將發行“乾元”建信理財粵港澳大灣區指數靈活配置、“乾元-睿鑫”科技創新類、“乾元-安鑫”固定收益類、“乾元-嘉鑫”固收增強類等多款覆蓋權益、固定收益市場的系列理財產品,精準對接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

隨后,“宇宙第一大行”工商銀行則全面開花,推出六款資管新規下的產品,分別為:固定收益類產品“鑫得利-智合”、“鑫得利-全球輪動”、“鑫穩利-宏觀策略”;權益類產品“科創主題私募股權產品”;混合類產品“全鑫權益兩全其美”和“全鑫權益量化策略”,產品線涉及固收、權益、跨境等多市場復合投資領域,其中,固定收益類和混合類產品的起投點均是1元,但產品投資期限有所拉長;權益類產品以科創企業股權為投資標的,100萬元起購,全國200份。同時,工銀理財還同多家金融同業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意圖優勢互補。

交行目前尚未召開發布會,但在開業當天對其模式有所說明。通過“委托”模式,交行對存量理財業務進行處理。副行長呂家進稱,在過渡期結束之前,交行將保留資管中心,統籌管理全行理財業務,同時將理財業務日常運營管理職能委托給理財子公司,承擔監督理財子公司盡責履職的職能。

在組織框架上,工銀理財下設產品營銷、投資研究、風險管理、運營支持、綜合管理五大板塊。其中,投資研究板塊開設了自營業務部。

5月22日,銀保監會公告稱,銀行理財子公司開業將進一步豐富機構投資者隊伍,通過研發符合市場需求的理財產品,增加金融產品供給,為實體經濟和金融市場提供更多新增資金,更好地滿足金融消費者多樣化金融需求。此外,其他批準設立的理財子公司也在抓緊推進正式開業的各項準備工作。

天然優勢擠壓公募基金?

面對銀行理財子公司來勢洶洶,不少公募公司憂心忡忡。業內人士指出,其一,銀行理財子公司天然背靠銀行,在爭奪母行資源上具備天然優勢;其二,銀行理財子公司同公募基本處于同一賽道,業務重疊可能性較高。具體表現在:不設置理財產品銷售起點;允許銀行之外的機構代銷,不強制首次購買免簽;允許發行分級理財產品;允許公募理財直投股票。

基于理財子公司強大的母行背景,長久的固收能力的積累,再加上強大的募資渠道,未來會是公募基金強大的競爭對手。但天相投顧基金評價中心負責人賈志告訴《華夏時報》記者,眼下銀行理財子公司的短板在于權益類投資能力,在于投研團隊的擴充和磨合,也要在激勵機制上有所突破。短期內,銀行理財子公司與公募基金合作大于競爭。

目前市場上較為認同的是,銀行系的基金公司會遭遇更大沖擊。上海某大型基金公司資深人士告訴《華夏時報》記者,銀行系的基金公司,比其他基金公司要跟銀行走得近,但一旦銀行自己設立理財子公司之后,它們就變成了“遠親”,其規模和資源優勢可能會減弱。

令市場更為擔憂的是,實際上有關于人才儲備問題。上述資深人士坦言,作為理財公司,最重要的是主動管理能力。銀行理財子公司培養自己的投資經理有一定難度,業務能力也不在這里,培養起來需要時間,可能會來挖基金公司的墻角。

但對于做主動管理的基金公司而言,都有自己的一套培養體系,短時間內壓力不大,但長期來看,銀行先天的資源優勢,會在后續形成擠壓。

但也有人認為可能市場也會過度“解讀”銀行理財子公司帶來的影響。

資深資管人士李賀認為,其一,公募基金有自己的投資偏好和風格,銀行資管也有天然偏好以及天然稟賦,比如說銀行更注重傳統固定收益,信用研究,包括債券投資方面,這就決定了客戶類型,以及其傳統的投資風格和投資策略,長項偏重于中低風險的固定收益。這些和公募基金來說,形成了一個梯度和市場差異。

其二,對整個公募基金來講,傳統銀行由于剛性兌付的特點,吸引了很多客戶資金。成立子公司后,在整個資管框架下,未來募資時,無剛性兌付的交易結構,更多資金會更平均地流向其他包括公募基金的資管機構,對整個其他機構和整個行業來說,可能資金更充裕。

其三,對銀行理財子公司來講,它的靈活度更大,投資限制更少,投資范圍更寬,包括對權益、資產投資,可能會有更多設計,更多不同的策略和不同風險梯度的產品,這也可以豐富產品結構和客戶結構。

誰家孩子誰抱走 監管不應有盲區

隨著銀行理財子公司陸續籌備和開業,監管成為新的焦點。銀行理財子公司的設計上和基金公司極為相似。但從資管新規來看,不涉及監管體制的調整,只是在分業監管的框架下實現同類同業監管指標的統一。從出身來看,銀行理財子公司脫胎于銀行系統,但從其業務范疇來看,卻又難免與公募基金有所重疊。

北京某中型基金公司高管告訴《華夏時報》記者,按照“實質重于形式”原則強化功能監管。實踐中,不同行業金融機構開展資管業務,按照機構類型適用不同的監管規則和標準,為監管套利創造了空間,因而需要按照業務功能對資管產品進行分類,對同類產品適用統一的監管標準。

但另一方面,銀行理財子公司的業務類型是投資類,至少應該參照證監會的相關制度管理,即使不歸證監會管,銀保監會出臺的制度上也應該保持一致。

某知名法學教授向《華夏時報》記者指出,理財子公司本質上類似美國法律下的法人投資顧問,信托公司在大部分商事信托下的業務也扮演的是投資顧問的角色,但中國沒有統一的《投資顧問法》,而且實踐中對于“投資顧問”一詞的使用稍顯混亂,導致各家金融子行業都可以從事投資顧問業務,且各自分別歸口原來的監管部門管。

她認為,從業務范圍看,銀行理財子公司確實與公募基金競爭,但也在與其他金融機構(如信托、券商等)從事的投資顧問業務競爭。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教授劉俊海告訴《華夏時報》記者,從主體監管來看,誰家的孩子誰抱走,銀行理財子公司歸屬銀保監會監管無可厚非。但如果處于資本市場的監管邊界時,證監會就有監管職責,除了證監會的行政監管,還涉及到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的自律監管。

“從原則上講,歸屬銀保監會監管,但銀行理財子公司涉及到證券法、證券投資基金法,以及在其他屬于資本市場監管領域范圍時,證監會的行政監管以及證券行業的行業協會自律,監管觸角也需跟上,這樣才能避免監管漏洞和真空地帶,才能預防不正當的監管和套利現象。”劉俊海如是說。

編輯:嚴暉  主編:陳鋒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
足彩水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