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東人均虧200萬!上海萊士頻遭被動減持,最“壕”跨國并購或再生變數

作者:胡金華 鄭顆粒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6-21 13:48:07

摘要:僅過11個交易日,這2.75萬個股東戶均虧損達200多萬元,創下這輪熊市中股東戶均虧損之最。

股東人均虧200萬!上海萊士頻遭被動減持,最“壕”跨國并購或再生變數

華夏時報(www.kwqdyy.live)記者 胡金華 見習記者 鄭顆粒 上海報道

在A股市場上,上市公司股東主動減持股票的情況屢見不鮮,而上市公司股票遭股東被動減持的情況卻并不鮮見,上海萊士就是其一。

6月15日,上海萊士(002252.SZ)發布公告稱,公司于6月14日收到控股股東萊士中國的《被動減持計劃進展情況告知函》,萊士中國于當日收到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的正式通知,萊士中國質權人歌斐資產已申請強制執行,并由華泰證券分別于2019年5月29日和2019年5月31日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方式減持上海萊士股份合計636.18萬股,占上海萊士總股本的0.128%。這也是上海萊士首次發布關于存在可能被動減持公司股票風險的預披露公告之日起,萊士中國及其一致行動人累計被動減持公司股份661.1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133%。

《華夏時報》記者了解到, 這已經不是上海萊士控股股東第一次被動減持了。就在今年1月8日,上海萊士發布公告稱,公司另一控股股東科瑞天誠一致行動人科瑞金鼎質押給華融證券的2896.99萬股上海萊士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因股價低于平倉線且未能履行補倉義務等而構成違約,華融證券有權對質押的標的證券進行違約處置,可能導致科瑞金鼎被動減持,違約股份占上海萊士總股本的0.58%。

“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多次質押逾期導致被動減持,很明顯說明其流動資金不足,控股股東資金不足導致股權質押逾期也屬于違法,其市場信用會顯著降低,市場上的投資人會因為控股股東的資金情況對公司的經營狀況產生擔心。雖然上海萊士兩大控股股東被動減持的比例還遠沒有達到撼動其對公司控制權的地步,但這對公司的負面影響是顯而易見的,對上海萊士正在進行的跨國并購也會有影響。”上海華榮律師事務所陳文龍律師對《華夏時報》記者分析指出。

兩大股東陷入“泥淖”

資料顯示,上海萊士是在1988年成立的血液制品大型生產企業,專業從事血液制品,疫苗、診斷試劑及檢測器具生產和銷售并提供檢測服務,主要產品包括人血白蛋白、靜注人免疫球蛋白 (pH4)、人凝血因子 VIII 、人凝血酶原復合物、人纖維蛋白原、凍干人凝血酶、外用凍干纖維蛋白粘合劑,共7個品種23個規格。公司于2008年在深交所掛牌上市,是國內血液制品行業的知名企業。

就是這樣一個進入資本市場長達10多年的公司,近年來其兩大控股股東,萊士中國及其一致行動人和科瑞天誠及其一致行動人陷入股權質押的泥淖。

《華夏時報》記者查閱資料發現,2018年12月,上海萊士公告不斷,而其基本內容就是控股股東股票質押違約,存在可能被動減持風險,整個公司迎來被動減持潮。繼2018年12月19日控股股東萊士中國被動減持25萬股、科瑞天誠一致行動人科瑞金鼎被動減持101萬股后,當年12月20日,科瑞天誠再遭強平,被動減持1300萬股。

據本報記者了解,截至去年末,萊士中國及其一致行動人深圳萊士共計持有上海萊士17.37億股,占總股本的36.84%,合計質押91筆,萊士中國背后是上海萊士的創始人黃凱;科瑞天誠及其一致行動人科瑞集團、科瑞金鼎共計持有上海萊士18.33億股,占總股本的36.84%,合計質押92筆,科瑞天誠的背后是上海萊士的資本運作主角鄭躍文。

值得關注的是,鄭越文和黃凱押上了兩人在上海萊士的全部“身家”,總共質押34.62億股,占所持股份的97%。牽扯數十家機構質權人,于2018年開始紛紛不幸“躺槍”。

6月20日,《華夏時報》記者致電上海萊士董秘辦,采訪了解該公司目前兩大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究竟總計被動減持了多少股份,占公司總股本多少的比例時,被告知需要時間予以回復。

有業內人士分析指出,上海萊士要面對的不僅僅是控股股東的被動減持,還要面對控股股東基金資管計劃的撤出。根據其2018年12月12日發布的公告,兩大控股股東科瑞天誠及萊士中國參與了鵬華資管三項資管計劃,共計33億元。鵬華資產將根據合同約定,對三個資管產品的標的證券擬進行平倉操作,計劃減持所持上海萊士全部股份。上海萊士2018年三季報顯示,鵬華資管3只基金資管計劃合計持股1.46億股,上海萊士2018年12月7日復牌以來3只資管計劃合計浮虧近20億元。

但是對于個人股東而言,他們承受的損失更大。公開資料顯示,復牌前上海萊士2.75萬股東戶均持股數18.05萬股,之后僅過11個交易日,這2.75萬個股東戶均虧損達200多萬元,創下這輪熊市中股東戶均虧損之最。

最“壕”并購存變數

6月20日,《華夏時報》記者梳理資料發現,早在2004年,科瑞天誠入主上海萊士,有著深厚血液領域資歷的黃凱遇見了在資本市場上長袖善舞的鄭躍文后,很快產生“化學反應”。2008年,上海萊士深交所上市,2013年先后收購邦和藥業、同路生物,在并購中實現了從行業第四到老大的跨越,隨之而來的是股價的逆風飛揚,暴漲15倍,市值突破1000億元,并于2016年成為唯一一家市值過千億的醫藥公司。

然而在2014年成為行業老大后,上海萊士不甘寂寞,開始炒股,這一決議得到了上海萊士董事會的通過。資料顯示,上海萊士的證券投資生涯肇始于2015年。這一年正是A股牛轉熊的一年,而上海萊士卻在這一年因為“炒股”而大幅“催肥”了業績。《華夏時報》記者發現,在2015年、2016年,上海萊士在A股市場分別獲得股票投資收益8.7億元、8.3億元,占公司年度凈利潤比例分別高達60%、51%,因此而獲得“A股股神”的美名。

2015年的大牛市中,上海萊士押寶兩只個股:萬豐奧威,興源環境。其中持有萬豐奧威近7000萬股,同時通過信托計劃、資管計劃大量持有興源環境股票。

但是自2018年以來,萬豐奧威和興源環境均遭雪崩,后者控股股東部分質押的股票已經觸及平倉線,上海萊士這兩只股票造成的虧損就達11.1億元。經確認,2018年,上海萊士的的證券業務投資合計約18.89億元,這直接導致了公司2018年業界慘淡:營收18.04億元,同比減少6.41%;凈利潤虧損14.69億元,同比減少275.72%,成為上市10年來的首虧。

2018年12月7日,上海萊士在經歷了長達10個月的停牌后復牌,是日,上海萊士拋出海外并購預案:擬以發行股份的方式購買全球著名血液制品公司基立福持有的GDS全部或部分股權,以及天誠德國股東持有的天誠德國100%股權。 彼時,雙方初步協定交易總價約391.14億元。因為上海萊士2017年度經審計的資產總額只有144.55億元,其本次跨國并購被市場稱為“蛇吞象”,或成A股市場最大的一筆海外醫藥收購案。

然而投資者對這一天價并購重組并不買賬,復牌后接連10個跌停。2018年12月21日,大筆資金入場助其打開跌停板,但仍未將該股從平倉線上拯救出來。同日,公司再次收到控股股東被強制平倉的消息,市值也從巔峰時期的逾1300億元墜落至350億元,跌幅超七成。這起跨國并購案再生變數。

“2018年以來,上海萊士控股股東的股票質押違約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這從側面反映了控股股東的資金緊張程度,都大半年了這起跨國并購案都還沒有實質性的進展,因素固然很多,但控股股東頻繁被動減持肯定會影響到投資者和并購當事人的信心和判斷,甚至會用腳投票。”6月21日,一家券商醫藥板塊分析師張路(化名)對《華夏時報》記者分析道。

責任編輯:秦嶺 主編:公培佳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
足彩水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