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標簽

首頁要聞正文

茅臺“千杯不醉”: A股千元時代信號

作者:宋婕 陳鋒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06-28 21:02:07

摘要:有專家指出,貴州茅臺股價破千對A股并不具有示范效應,反而是部分市場資金瘋狂炒作的結果,對偽價值投資者來說意義更大。

茅臺“千杯不醉”: A股千元時代信號

華夏時報(www.kwqdyy.live)記者 宋婕 陳鋒 北京報道

千禧年之后A股首次出現千元股,這也是A股歷史上真正意義的首只千元股。

6月27日早盤,貴州茅臺(600519.SH)開盤價每股979.86元,隨后一路走高,直至盤中突破1000元,當天最高達到1001元。截至收盤,貴州茅臺市值已達1.25萬億,一家公司占A股總市值2.4%的份額。

與此同時,A股市場一片飄紅,滬指重新站上3000點整數關口。當日,隨著貴州茅臺股價的一路攀升,白酒板塊也是集體爆發,其中,五糧液盤中最大漲幅逾4%,股價最高觸及118.47元/股,再創歷史新高。

前海開源基金首席分析師楊德龍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貴州茅臺成為千元股是因其長期以來業績不斷上漲,這也使其作為行業龍頭帶動白酒板塊整體上揚,但市場不應對其設置目標價。

但也有專家指出,貴州茅臺股價破千對A股并不具有示范效應,反而是部分市場資金瘋狂炒作的結果,對偽價值投資者來說意義更大。

業績長期增長

今年以來,貴州茅臺股價節節攀升,機構不斷調高其目標價,似乎破千元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數據顯示,截至6月27日收盤,貴州茅臺比今年第一個交易日收盤價上漲68.87%。與此同時,上證指數漲幅僅18.27%,不足貴州茅臺的三成。

事實上,周一(6月24日)貴州茅臺股價便開始向千元沖擊,當日盤中報999.69元,以0.31元的差額遺憾失敗,之后小幅回落。而在27日上午10點26分,貴州茅臺終于在眾望所歸中摸頂1000元。

貴州茅臺歷來是外資和北向資金紛紛搶籌的對象。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貴州茅臺的十大股東中,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持有1.21億股,持股比例上升至9.62%,為第二大股東;新加坡政府投資有限公司GIC PRIVATE LIMITED持有404.32萬股,持股比例0.32%,為第八大股東。

此外,貴州茅臺還受到機構投資者的追捧。據今年第一季度基金重倉股情況,貴州茅臺位居基金前十大重倉股的第二位,僅次于中國平安。

與資金的流向對應的是,貴州茅臺的基本面持續增長很健康。2018年年報顯示,貴州茅臺去年營收736億元,同比增長26%;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總額352億元,比前一年增長30%。自2001年上市以來,貴州茅臺的年度利潤從未出現過下滑,區別只在于每年增速的高低。

截至今年一季度,貴州茅臺營收216億元,比上一季度增長23%;凈利潤增長31%,達到112億元。這也是貴州茅臺連續第14個季度實現營收和凈利潤均同比正增長。

不過,貴州茅臺并不是A股歷史上首只千元股,也并不是股價最高的千元股。

據楊德龍介紹,27年前老八股中曾誕生過兩只千元股,飛樂股份和真空電子。但由于當時股本較小,跟現在的股票不是一個概念。貴州茅臺從低價股一路漲上來成為千元股,是因為業績不斷增長、股權不斷上升。這體現出一個公司股價長期的表現,只和公司長期業績增長有關,與短期的任何消息是無關的,對A股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不應設置目標價

27日貴州茅臺盤中股價突破1000元大關之后,也帶動白酒板塊全面開花。截至6月27日收盤,金種子酒漲停,迎駕貢酒、山西汾酒、瀘州老窖、水井坊等個股大漲。

楊德龍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分析,現在國內各個行業基本已經度過自由競爭階段,開啟寡頭壟斷時代。行業龍頭股的地位非常牢固,其他企業很難與其競爭。與之對應的是行業寡頭的股權價值也將逐步得到資金的認可,大幅上揚。

他表示,從投資方向來看,大消費是我國各個行業中業績增長最確定的板塊,也是最能孕育大牛股的板塊。大消費中的白酒既有中國特色,又具備比較好的行業格局,隨著行業集中度提高,價值還會不斷被市場挖掘。抓住其中龍頭股的機會,就能真正抓住未來經濟增長的機會,從而投資才能不斷地獲得好的回報。

不過,楊德龍認為對于貴州茅臺在內的行業龍頭股,不應設置目標價。正如3年前,貴州茅臺股價200元的時候,最樂觀的分析師也不會想到其價格會漲到1000元。現在價格破千,很多賣方分析師把貴州茅臺的目標價提到1200元,甚至更高,依然沒有意義。“貴州茅臺的盈利增長以及股權價值的上升,會使得這些目標價顯得非常蒼白。”楊德龍說。

但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直接指出,貴州茅臺高股價的狀況預計持續不了很久,因為風險已經很大。從本質上講,當前市場對白酒板塊的整體估值明顯偏高,茅臺酒不存在所謂的真正價值,一旦市場經歷劇烈的調整或者市場風格出現急劇轉變,投機性需求就會減弱,貴州茅臺股價泡沫有可能會被打破。

對A股無實質意義

在宋清輝看來,貴州茅臺股價破千元對A股沒有實質意義。他認為,當前A股市場生態尚不成熟,能夠炒作的標的寥寥,而散戶相對較多,助長了投資炒作之風,這才讓部分投資者固執地堅信茅臺酒價和股價會一直上漲。貴州茅臺股價破千元,可能正是這部分市場資金瘋狂炒作的結果。

財經評論家皮海洲也持相同觀點,他認為茅臺股價破千對投資者的意義比對A股而言要大得多。

貴州茅臺曾公告稱,要在6月28日發放182.64億現金紅利,每股派14.539元,這刷新了A股上市公司年度現金分紅的新紀錄。6月28日茅臺開盤報價985.99元,依此計算,其股息回報率只有1.47%,甚至低于銀行存款利率。

皮海洲認為,盡管回報率如此之低,但貴州茅臺的股價依然居高不下,在于A股市場并不是真正的價值投資,而是投機炒作的偽價值投資,炒作者追求的是股票的價差。

但不管是價值投資還是偽價值投資,皮海洲承認,貴州茅臺是A股為數不多的優質公司之一。他表示,正是因為A股中問題公司太多,投資者的選擇太少,才導致貴州茅臺股價破千。與宋清輝不同的是,他相信貴州茅臺的高股價還會延續,“外資進來大方向還是會進入公眾認可度高的公司,這也會推高貴州茅臺股價”。

但同時他表示,正因如此,貴州茅臺股價破千只是個別現象,沒有示范效應。“我對茅臺的感情是很矛盾的,好股票太少,投資者選擇余地也少。如果華為是上市公司其股價漲到1000塊錢我會很高興,那代表著民族品牌在高科技領域的價值。但貴州茅臺作為一家白酒企業股價首先漲到1000元,不能說是一個國家的幸運。”

責任編輯:徐蕓茜 主編:公培佳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
足彩水位